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法院审判辅助人员管理改革:法官助理更像准法官

发布时间:2017-08-24  来源:法制网

  

 

  制图/孟绍群

  2016年,成都法院公开招聘研究生学历审判辅助人员130名。目前成都法院共有审判辅助人员2972名,与员额法官之比为2.6:1.首批员额制改革后,成都中院实现对600余名未入额法官的内部转岗,顺利完成40余名法官转任法官助理。成都中院采取向社会购买专业化服务方式引入速录外包人员40余人、扫描归档人员50余人。今年7月,成都法院450个审判团队中,62%达到1:1:1人员配置标准。成都中院针对聘用人员待遇低、保障滞后等问题,将待遇由每年4.8万元提高到每年6.5万元,人均提高约30%.“9时30分至11时20分,3个庭审中有两个是我经手的案子,需要帮助速录员整理笔录。10时30分,有当事人要领取文书。10时40分,有当事人咨询调解案件情况,还有当事人要撤诉,我要作撤诉裁定。“这是四川省成都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法官助理石榴7月27日上午的日程。2016年2月,法学硕士毕业的石榴进入高新区法院担任审判辅助人员,是民一庭法官周航的三个助理之一,负责劳动争议简易审案件。《法制日报》记者今天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近年来,成都法院年人均办案数比全省高出150余件。鉴于此,2016年年底开始,成都中院试点审判辅助人员管理制度改革,有效解决审判辅助人员量不够、质不高、力不强等问题,助推审判工作迈上新台阶。

  来源多元化 

  2016年,成都法院收案近30万件,年均收案数接近全省法院的三分之一,人案矛盾凸显。这一年,成都法院公开招聘253人,其中研究生学历的审判辅助人员130名。

  成都中院政治部主任牟家忠告诉记者,在司法体制改革进入关键期、员额法官既定、案件增幅明显的情况下,审判辅助机制运行效果成为影响改革成效的重要因素之一。审判辅助人员管理制度改革试点主要包括科学确定法官与审辅人员数量比例,合理界定审辅人员职责定位等八方面内容。

  记者了解到,高新区法院人员编制数为94名,现有正式在编人员90人,实际人数200多人,其中一百七八十人是聘用制,51名员额制法官年承办案件两万余件。

  高新区法院研究室主任李降兵告诉记者:“区财政给予支持,我们才得以聘用这么多人。”

  近两年进入高新区法院的新人都会听李降兵讲第一堂课——“作为法律人,第一个职业选择应该是法院”。李降兵认为,法官助理是法科学生从理论到实践的转变,无论以后从事哪类法律工作,当法官助理所学到的知识都是很宝贵的。

  目前,成都法院共有审判辅助人员2972名,与员额法官之比为2.6:1,但仍无法满足需求。在此情况下,成都中院率先推出实习法官助理制度,由8所驻蓉高校选派若干优秀在校研究生到成都中院担任院长助理或资深法官助理,协助处理审判业务和综合性管理工作。成都法院已有三批次共计220余名实习法官助理顺利到岗,运转情况良好。

  牟家忠告诉记者,首批员额制法官选任后,成都中院实现对600余名未入额法官的内部转岗,顺利完成40余名法官转任法官助理,妥善解决了人员身份转变后的衔接问题。通过公开公正的业务考核方式,将38名书记员转为法官助理,实现审判辅助人员总量提升。

  在外部引援、深挖内潜的同时,成都中院采取向社会购买专业化服务方式引入速录外包人员40余人、扫描归档人员50余人,有效缓解了庭审记录等程序类审判辅助工作压力。

  培养系统化 

  据了解,成都中院建立了审判辅助人员培养双导师制,明确审判团队负责人在办案、管理等方面的主体责任,充分发挥资深法官传帮带作用。与西南财经大学共建法官助理培训基地,年内计划开展法官助理培训10期,参训人员预计1013人。目前已开展3期,298人参训。

  为使培训体系化、完整化,2016年12月,成都中院着手《人民法院法官助理职业技能教程》编写工作。目前已应用于西南财经大学相关培训课程。

  好的司法教学不止教授知识,还应重视启迪思维。成都法院法官助理培训计划增加了研讨式、案例式教学比重,构建集知识性、理论性和方法论于一体的开放式体系,锻炼法官助理在实践中将知识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能力。

  李降兵告诉记者,高新区法院招聘法官助理必须是硕士以上,获得司法考试A证。高新区法院准备将法官的权力清单划分出来,制作法官助理工作手册和流程图,以达到让新晋人员一目了然的目的。

  周航说,他在2016年成为入额法官之初,就将三个助理分为送达助理、文书助理、档案助理。送达助理负责开庭前所有工作;文书助理更靠近法官,要求与人沟通能力强,有技巧性;档案助理负责归档、上诉工作,相当于调解员。

  “每个案子每个助理跟一个阶段,优点是效率高,弊端是只要一人缺席工作就推动不下去。”周航说,今年3月起他做了调整,每个助理以案件分摊,一个案子从头跟到尾,可以熟悉全流程,得到全方位锻炼。

  调整之后,周航发现,开庭排期表空白的日子越来越少,几个助理展开竞争,都希望自己经手的案子能尽早开庭。

  一年220个工作日,处理1000多件案子,平均每天四五件,有时要七八件。对于这样的工作强度,周航直言,法官助理不是法官的秘书,而是要符合法官的个性化要求,要符合法官个人的思维方式,因此法官助理的培训只是基础。

  石榴告诉记者,卷宗都是按照周航的要求整理的,按照起诉书、仲裁程序性内容、当事人身份信息、双方证据、证据交换的顺序排列。周航说:“有时候开庭前十分钟我才翻看卷宗,迅速扫完需要的信息,效率就是这样提高的。”

  协作紧密化 

  成都中院通过数据核算和样本测定,确定审判团队1:1:1的基本配额。在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的基层法院,部分繁案类、专业类审判团队形成1:2(3):1甚至1:4的团队结构。

  今年7月,成都法院450个审判团队中,62%达到1:1:1人员配置标准。同比2016年,全市法院受案数上升17.89%,结案数上升36.72%,结案率上升8.44%,未结案率下降3.21%,法官人均结案数增加49.69件,审判质效增幅明显。

  记者了解到,高新区法院已完成送达、保全、卷宗装订、扫描录入、庭审记录、陪审员调用六类审辅事务的剥离工作,成立送达、保全、扫描装订、速录、陪审员联络站五个专职小微事务组,对口分流、接管、实施剥离出来的审判辅助事务,全面承担对应的目标责任,为审判提供有力支持。

  审辅事务剥离后,法官助理的核心功能成为实现紧密协作的重点。

  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采用问卷调查、个别访谈、庭审摸底、流程跟踪等多种方式采集相关数据后,对审判事务进行精准测算,最终形成以法官判断权亲历性为衡量标准的各类别人员职责范围规范,将审判事务划分为判断权、与审判相关的辅助性工作、与审判相关的事务性工作、纯事务性工作四类,准确界定了审判核心事务及审判辅助事务。

  石榴说:“对于先调案件,当事人双方来法院调解,能调解成功的,大部分都是当天出调解协议或调解书当天送达,减少当事人跑法院的次数。不能调解的案件,则及时立案安排开庭并送达相关法律文书。”

  为了提高诉讼效率,石榴会给当事人双方准备劳动争议重要事项告知书、证据目录。劳动争议重要事项告知书主要载明简单的诉讼程序规则,比如需要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的证据等,当事人阅读后就能知道开庭前应该做什么。证据目录样板主要是让当事人按照要求整理好证据,从而提高诉讼效率。

  “高新区法院的法官助理具有技术化、工作核心化的特点,有点像准法官。”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左卫民评价说。

  实践中,法官助理的功能存在较大差异。比如中心城区与郊区存在差异,甚至有些中心城区法院的法官助理不一定干的是核心工作。左卫民建议,应该总结归纳经验教训,提炼出法官助理的重点功能。

  周航提出,法官助理应该分三个等级:帮助法官从程序性事务中解脱出来;负责制作调解书、裁定书以及复杂案件的证据交换,草拟除判决书以外的法律文书;让法官只专注于庭审和写判决书。

  “目前,我的助理能达到第二个等级,如果能再有个文书助理就更好了。”周航认为,法官是脑力劳动者,只有真正从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才能有尊严。

  随着审判辅助人员管理制度改革试点的深入推进,审判辅助人员录聘用工作难度呈逐年加大趋势。成都中院针对聘用人员待遇低、保障滞后等问题,将待遇由每年4.8万元提高到每年6.5万元,人均提高约30%;高新区法院的审判辅助聘用人员年薪达到10万元以上,极大改善了聘用人员的收入现状,让他们感到有干头。

  为解决审辅人员心不稳问题,成都法院畅通法官助理和书记员等级的晋升渠道,确立相对完善的等级晋升制度,拓宽职业发展空间,让审辅人员有奔头。